卷闸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卷闸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使徒行者播出更新时间 使徒行者第1-31集分集剧情介绍 使徒行者大结局剧情剧透 使徒行者结局是什么_

发布时间:2021-06-03 16:01:02 阅读: 来源:卷闸门厂家


  中文名使徒行者
  外文名LineWalker
  出品时间2014年1月20日
  出品公司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
  制片地区中国香港
  拍摄地点中国香港
  发行公司香港广播电视有限公司TVB
  首播时间2014年8月25日
  编剧伍立光梁丝钧杨咏莹朱智庞士杰
  主演林峰,佘诗曼,苗侨伟,陈敏之,沈震轩,江美仪,梁靖琪,梁烈唯,许绍雄
  集数31
  每集长度45分钟
  类型时装警匪
  上映时间2014年8月25日
  制片人伍咏诗
  编审叶天成、梁恩东、伍立光
  监制文伟鸿



  第1集

  兆良卓凯 各不相让

  丁小嘉与三位养母一起经营沐足店维持生计,但事实上小嘉却有另一个身分,便是替警方担任卧底一职,专门替CID督察康道行收集情报。小嘉头脑聪明但生性贪财,除了利用灵活的头脑让沐足店经营得头头是道,生意相当不错外,小嘉也暗地利用工作上的方便,专门收集大大小小的坊间情报,再贩卖图利。  
  小嘉这次则利用假情报引诱目标,试图取得道行需要的情报;虽然过程中差点被凶徒发现,但最后小嘉亦成功取得外围赌博集团的据点位置。事后小嘉将收集到的情报交给警方处理,道行亦对小嘉的表现相当满意。  
  卓凯寻回 卧底尸首  
  卓凯是道行的同事,但近期却因为涉嫌贪污而被廉政公署追踪调查,故此卓凯在出入时,也努力逃避廉政公署的监视。卓凯成功逃过跟踪后,便找上三合会分子向他们质问最新情报;原来卓凯致力查出自己直属卧底被埋尸的位置。最后卓凯成功寻回同伴的尸首,并且在同伴的尸首前立誓,不会再让卧底死于非命。  
  卓凯回到警署后,却被重案组的总督察叶兆良挑衅,原来卓凯一直反对兆良滥用职权向卧底打听情报,故两人一直势成水火关系恶劣。 

 
  家强追债 得罪小嘉  
  卓凯一直不愿意和兆良合作,最大原因是兆良曾因为自把自为地与卓凯的卧底联络,才令卧底的身分败露,最后更被三合会害死。自此卓凯对重案组摆出强硬态度,亦令兆良感到不被尊重;而卓凯为了保护道行的卧底的人身安全,继续与重案组周旋。  
  薛家强表面上是一名运冰工人,但实际上却是外围赌博集团的成员。家强更利用其职位之便,四出收取赌注;小嘉的养母亦因为欠下赌债而被家强走上沐足店滋扰,最后家强强行取去小嘉的积蓄以填补欠债。  
  小嘉心生不忿,决定在家强身上暗中取回现金及借据,可惜最后却被家强发现。在小嘉逃走期间,家强却因为卷进了其头目游达富的行动而被警方拘捕,因而令小嘉成功取去家强的随身物品。  
  小嘉发现 达富罪证  
  外号「挞沙」的游达富是三合会的头目,势力庞大又野心勃勃。达富手上除了掌握香港的外围赌博市场外,也打算吞并香港其他的组织和势力。达富的手下家强在巧合下,协助达富收藏起组织的犯罪证据,放在自己的随身物品中,最后令警方无功而还,放弃起诉达富。  
  小嘉在家强的随身物品中,发现当中竟有达富的罪证,她见机不可失,便即致电道行通风报信。但小嘉却不知道,道行竟然在之后跳楼自杀,刚好路过现场的卓凯亦亲眼目睹好友道行的死。  
  卓凯调查 道行死因  
  道行跳楼自杀前,原来曾发现警方的计算机有被黑客入侵的迹象,道行担心卧底的身分会泄露出去,便实时删除了手下所有卧底的纪录。道行跳楼自杀后,卓凯亦按照道行的遗言行动,并希望能重新整合在道行管辖下的卧底资料,以调查他的死亡真相。



8月25日,微博账号为“最爱LucasTse”的网友爆出一张云南拍摄到的张柏芝工作照,原是柏芝赴云南普洱拍摄江苏卫视《明星到家》节目。照片中柏芝身着白色纯情学生服,重现《喜剧之王》中的经典造型,令人期待。




  使徒行者第2集剧情介绍


  小嘉成为 卓凯卧底
  警方一直未能从家强身上得到重要情报,最后卓凯亦只能释放家强。家强获释后即与手下张木荣一起到沐足店找寻小嘉。起初小嘉打算装傻欲保留名册交给道行,但是家强以小嘉家人的安全作威胁,终令小嘉就范交还数簿和名册。
  家强亲自将组织的名册交还达富,达富大喜亦对家强表示讚赏。家强见机不可失,便向达富要求取得外围赌博的代理权。达富闻言后没有即时拒绝家强,并回应称会作考虑。
  惨被追杀 牵连小嘉
  道行跳楼自杀后,卓凯即赶到道行的秘密办公室,以求翻查其收在电脑中的重要资料,但是电脑资料设有严密保安程式,故需要密码才能取得资料。但是道行临死前将手下所有卧底的纪录销毁,令卓凯难以查出密码。
  另一方面,因为家强表明有意争夺外围赌博的代理权,因而惹来了组织中人追杀。家强发现自己身陷险境之时,正身处在沐足店中,因此亦将小嘉扯进了仇杀中。幸好家强身手了得,成功带小嘉一起在混战中全身而退。
  卓凯寻找 道行卧底
  达富的手下对家强得到外围赌博代理权感到不满,更向达富提出反对,达富为了平息组织内的衝突,便让家强和其手下以盈利决胜负,提出手头上拥有最多资金的人,便可以取得外围赌博的代理权。家强一直利用自己的人脉累积实力,故听到达富提出的条件后亦即表示同意。
  卓凯为了取得道行电脑内的密码,打算找寻一直与道行合作的卧底探员。卓凯认为卧底与道行相熟,应该会暗中出席道行的葬礼,便亲自到场进行调查。小嘉在报纸中得知道行死讯后感到震惊不已,便偷偷地在葬礼出现,目送道行最后一程。小嘉在葬礼上看见道行的女儿独自离席痛哭,便冒着被人发现的危险上前安慰,因而令卓凯察觉到小嘉的存在。
  机灵小嘉 跨越危机
  卓凯回到办公室后,便翻查闭路电视纪录,终锁定小嘉就是自己一直要找的卧底人员。卓凯将一个神秘邮件寄给小嘉,小嘉察觉到邮件是由新的接头人寄出,便按照邮件的内容行动。岂料小嘉在行动途中,却遇上大大小小的危机,但原来一切也是卓凯给小嘉的考验。
  通过考验的小嘉正式成为直属卓凯的卧底,当卓凯问及道行电脑的密码时,小嘉却回答并不知道,结果两人要再继续找寻道行手下其他的卧底,希望最终能找出答案。
  为取资料 接近家强
  小嘉得知道行死前正在调查有关外围赌博集团的事情,故决定亲近家强一伙以取得情报,甚至加入家强的外围赌博集团工作。家强见小嘉口才了得并为自己提高盈利,故接受了她加入。正当家强认为自己胜券在握之际,却惊闻木荣被人欺骗而失去了大量现金的消息。
  家强得到消息后,痛下决定放弃竞逐代理权。木荣感到不忿,便独自向对方讨回公道,最后却身陷险境。


  使徒行者第3集剧情介绍


  木荣为了取回被骗去的赌金,独自去向仇人报复范儿失手被擒;幸亏小嘉早察觉到家强有生命危险,驾车将家强两人救走。
  浩勤和欢喜在监狱中相识,欢喜对有囚犯经营高利贷图利大为反感,浩勤出手把问题处理,欢喜大感满意并承诺会对他加以提携。
  当达富想宣布外围赌博代理的结果时,小嘉出现帮助家强反败为胜。兆良想要侦破外围赌博集团,但是卓凯不肯合作,结果兆良打算在小嘉口中找到破案的线索。
  美秀女性网据悉浩勤终于刑满出狱,并重新在股票行中发挥实力,但是最后却突然被两名恶汉带走。
  原来欢喜对浩勤的才能非常欣赏,因此想要招揽浩勤加入自己的组织。



  使徒行者第4集剧情介绍


  家强应达富的邀请出席黑社会宴会,小嘉也按卓凯的指示利用收藏在身上的摄像机为卓凯收集证据,但是摄像机竟然出现干扰。
  欢喜见浩勤代自己出手管教自己被宠坏的儿子,决定将日常管教儿子的工作交给浩勤负责。
  浩勤独自回家时巧遇前女友羡昕,但是羡昕拒绝与他再有任何关系。
  达富为了逼迫欢喜交出组织权位,竟然派人绑架欢喜的独生儿子,结果欢喜的儿子连同浩勤一起被绑架带走。
  欢喜的儿子受伤后未能止血,因此家强就打电话给小嘉安排医生来到藏身处帮忙;小嘉收到消息后便将情况告知卓凯。
  卓凯得知原委后,便决定将追踪器交给小嘉。

  使徒行者第5集剧情介绍


  卓凯带队闯入绑匪的藏身处却不见小嘉等人的踪影;卓凯凭小嘉留下的蛛丝马迹,终成功锁定欢喜儿子的藏身点。
  达富以电话指示手下杀死欢喜的儿子,小嘉打算阻止,浩勤亦借机发难。
  卓凯撞门进入展开枪战期,家强及木荣趁溷乱将欢喜的儿子带走。
  家强因为擅自救走欢喜之子,而被达富出手教训;小嘉认定浩勤是道行卧底,便潜入医院欲与浩勤取得联络。
  但小嘉却遇上前来探望浩勤的欢喜。浩勤终与小嘉及卓凯相认,而三人为了查明道行死亡真相,决定继续向欢喜及达富进行调查;任职廉政公署的羡昕,却一直没有放下对卓凯贪污的怀疑。


  第6集-家强为小嘉出头受罚
  卓凯一直暗中派卧底收集欢喜的情报,同时却被廉政公署任职的羡昕怀疑他收受了欢喜的贿赂。卓凯为了保密行动内容,故一直没有就此事作出澄清。兆良因为未能顺利地在卓凯身上获取情报,故一直与卓凯不和,更乘机在与高层学华对话时出言中伤卓凯,但想不到学华相信卓凯清白,反过来教训了兆良一顿。另一方面,欢喜突然在坐馆选举当天,来到小嘉经营的沐足店光顾;小嘉见欢喜出手阔绰,便特地进房与欢喜对话,才知道欢喜有事需要小嘉出手帮忙。小嘉代表欢喜赴会.达富与欢喜为了决定社团坐馆的人选,便召集社团一众成员举行会议。但众人发现欢喜却迟迟未到。正当达富打算出任坐馆一职之际,小嘉却在此时突然出现,并且以欢喜代言人的身份与达富对话,而欢喜亦一直以电话与小嘉通话,并指示小嘉回答达富的提问。最后达富在选举中失败收场,欢喜成功得到了社团坐馆之位。小嘉感到达富愤愤不平,便出言为自己辩护,求达富能够原谅自己。但达富并非善男信女,更打算即时出手教训小嘉;幸好家强及时挡在小嘉跟前,才没有令小嘉受伤。家强出手救人受伤.家强因为帮小嘉挡下达富的攻击,导致脸上多了一道伤疤。小嘉感激家强在危急关头挺身保护自己,亲自为家强疗伤。之后家强带小嘉到桥底探望一名露宿者,露宿者虽然一副神志不清的模样,但看来与家强已是旧相识。小嘉看到家强甚至将身上的现金全数交给露宿者作生活费,令她摸不着头脑。欢喜得到坐馆之位后,即安排与达富单独见面并且进行会谈。欢喜打算在股票市场赚钱,故以利益引诱达富合作。达富见有利可图亦决定放低架子,与欢喜一起出任社团坐馆,两人联手希望可在股票市场上牟取暴利。为了任务失去恋人.浩勤与羡昕本为情侣,当年两人亦因为一宗抢劫安而互相认识。羡昕喜欢浩勤充满正义感的性格,故两人一直甚为恩爱。但浩勤为了执行道行所托付的任务,决定在公司亏空公款,以便进入监狱接近欢喜。羡昕不知内情,便认定浩勤是存心知法犯法,之后更与浩勤分手,令浩勤十分痛心。浩勤出狱后虽然想挽回与羡昕的感情,但可惜羡昕已经决心与浩勤断绝关系。浩勤为了令羡昕注意到自己,故意安排将自己的私人信件寄给羡昕,以求借机与她见面。推卸责任家强被屈.浩勤的投资眼光超卓,短短日子已为达富赚取大笔利润。浩勤为了进一步笼络达富,便承诺会为达富继续提高利润。达富见钱开眼,因而接受浩勤的投资建议。另一方面,达富亦接受浩勤建议,与欢喜修补往日的恶劣关系。达富担心早前绑架欢喜儿子一事会被追究,欲将绑架欢喜儿子的罪名推卸给家强,更将家强毒打了一顿。小嘉见状便将伤重的家强带回沐足店休息,更借故与家强赌钱赚取金钱,但最后小嘉却在牌局中输了给家强。


  第7集-欢喜悬红 通缉达富
  小嘉因为在赌局中大败而损失大量金钱,决定用烈酒将家强灌醉,希望能借机从家强身上偷回输了的钱。虽然小嘉最後成功将家强灌醉,但同时小嘉亦因为不胜酒力而醉倒,两人最後在沐足店同睡床上共度一夜。翌日小嘉酒醒後,即打算将家强所赢的钱偷走,却被家强发现。在两人纠缠之际,小嘉的养母们已经回到沐足店。小嘉见状即顺水推舟,指家强与自己是男女朋友关系,并借故将家强的钱送给她们,令家强甚感无奈。兆良出言 警告浩勤羡昕与浩勤分手後,便与兆良交往;兆良知道浩勤对羡昕仍未忘情,即出面警告浩勤不要再纠缠她,但是浩勤却未有因此死心。另一方面,达富为了笼络欢喜,便安排家强与木荣改投欢喜门下,并且协助欢喜处理外围赌博事务。浩勤除了努力为达富在股票市场上获取利润,亦与达富一起寻欢作乐,希望藉此能加深达富的信任;但是浩勤与达富纵情声色犬马之际,却碰巧遇上羡昕,结果令浩勤更难向羡昕表示清白。达富告密 陷害欢喜浩勤建议达富进行一项投资,但是达富却认为是欢喜所设的圈套,便将浩勤的建议倒行逆施,更暗中派人向警方告密。达富希望藉向警方告密,成功对欢喜的外围赌博事务予以打击。兆良收到线报後,即派人捣破欢喜的秘密基地。兆良突击欢喜的外围赌博集团,但却无法找到能指控欢喜的重要证据,原来欢喜早已察觉到达富的行动,故设局令达富投资失利,更因此成为了警方的通缉目标。另一方面,原来家强与木荣亦早知悉达富的诡计,故早已将经营外围赌博的工具移走。众人收到消息,指达富成功摆脱了警方的追捕潜逃,纷纷大感失望并担心不已。当达富潜逃後,欢喜便独占了社团坐馆的位置,之後更向手下们发出巨额悬红,通缉达富。卓凯得知 羡晴被虐廉政公署的高层眼见针对卓凯的调查一直毫无进展,终决定提出搁置有关的调查工作,但羡昕仍然深信卓凯贪污,反而决定加强对卓凯的监视。羡昕为了取得成果,甚至在卓凯调查达富行踪的时候仍然进行跟踪。受到廉政公署的跟踪,卓凯的同伴不禁大为反感。卓凯仍有暗中以窃听器了解羡昕的家庭生活,因而知道羡昕的姐姐羡晴经常被丈夫永权毒打,令卓凯感到不快。卓凯达富 爆发枪战欢喜以巨额悬红通缉达富一事已经传遍整个江湖,而一众流氓为了查出达富下落,竟然占领了沐足店并绑架小嘉及其家人,幸好小嘉使计才能成功脱险。而卓凯方面,他凭达富留下的蛛丝马迹,成功在一个公共仓库中找到达富的藏身处,二人因相遇而爆发枪战。同一时间,欢喜的手下亦赶到仓库欲置达富於死地,正当卓凯感到势孤力弱的时候,家强却反过来帮助卓凯保护达富。

  第8集-卓凯发现 重要线索
  卓凯为了拘捕达富前往货仓搜查,他虽然成功找到达富,但却卷入了一场黑帮混战。家强为了保住达富的性命,便与卓凯合作对付一众悍匪,最後三人成功杀出重围驾车离开,可是最後在路上遇到突袭而酿成交通意外。卓凯为了完成任务,便与家强合作杀死敌方的狙击手。这时达富竟然趁机逃脱,并冒险回到车上找寻物品。最後达富亦因为汽车突然爆炸而粉身碎骨,卓凯也因此受伤送院。浩勤家强 携手合作家强在枪战中逃出生天後,便将达富的屍首带回去给欢喜处邀功。欢喜得悉达富已死後大为高兴,便将巨额悬红交给家强。原来家强内心早已对达富不满,暗中与欢喜合作对付达富,现在欢喜在社团的地位已经稳如泰山,更打算要浩勤与家强携手合作,让社团能够继续壮大。在医院接受治疗的卓凯,很快便得到医生同意出院回到岗位工作。卓凯在医院遇见因为遭受家暴而入院的羡晴,卓凯见到羡晴遍体鳞伤,不禁大为心痛。兆良出现 挑衅众人卓凯回到办公室後,便开始认真调查达富死前留下的线索,因而发现一张已被大火烧毁的记忆卡。卓凯深信达富冒死回到车上就是为了取回记忆卡,於是交给其他部门进行检查,另一方面却回想起家强抵抗悍匪的身手,似是曾经受过专业的射击训练。欢喜为了庆祝达富的死亡,设宴款待家强及一众手下。由於达富曾是家强的头领,众人皆认为是家强见利忘义。家强感不忿,便当众将杀死达富的报酬分给一众兄弟。兆良突然带同大批警察出现,将众人拘捕。原来兆良得知达富已死欢喜便再无对手,担心欢喜坐大,决定出手一挫欢喜的锐气。兆良故意将欢喜一干人等带到外面游街示众,此时羡昕正好下班与兆良见面,兆良便故意将羡昕带到浩勤面前,让羡昕看见浩勤被捕一幕。想不到羡昕看见浩勤之後并没露出任何反应便转身离开,似是对浩勤已是彻底失望。欢喜一干人等被带返拘留所,而浩勤早前在卓凯口中得知家强的事,便借故出言试探家强的身世及秘密,可惜徒劳无功。兆良突然 提出求婚廉政公署的高层正式向羡昕施压,以阻止羡昕继续浪费人力物力调查卓凯,羡昕深感不忿更相约兆良倾诉。兆良与羡昕见面後,竟在此时拿出戎指向羡昕求婚,而羡昕亦感难以拒绝,接受了兆良的求婚。另一方面,小嘉的养母担心身为黑社会成员的家强会害死小嘉,故要求家强自动离开小嘉,令家强甚感无奈。小嘉发现後立即出现调停,并为了继续调查欢喜一党的情报,只好极力说服一众养母接受家强。闹剧结束後,家强与小嘉便回到秘密办公室工作,却遇上凶徒上门并恶意破坏办公室。


  第9集-卓凯鼓励 晴抗家暴
  由家强经营的外围赌博基地突然被人袭击,而家强更因而被毒打一顿。在匪徒的言谈间,家强感到匪徒就是欢喜的门生,目的就是要打击家强在组织中的气势。家强与小嘉一起找欢喜理论,却遇上欢喜手下的恶意刁难。家强有感众人仍介意於自己为了利益而出卖达富一事,只好强忍。小嘉看见家强受辱甚感不快,打算带家强离开,想不到欢喜却在此时出现,原来是欢喜的手下想考验家强对欢喜的忠诚,才策划袭击家强的办公室。羡晴丈夫 受压自杀羡晴一直忍受丈夫永权的暴力对待,而卓凯为了帮助羡晴,特意加入羡晴参加的兴趣班并担任导师,并借机会与羡晴接触。虽然卓凯努力打探消息,但是羡晴对於遭受家暴一事守口如瓶,令卓凯未能为羡晴提供协助。凯并没有因此而放弃羡晴,更决定暗中跟随羡晴回家。卓凯赫然发现羡晴再次被永权毒打,终於按捺不住出手阻止永权。想不到羡晴即使遭受家暴亦不忍丈夫受伤害,挺身而出保护永权。之後永权独自离开驾车外出,羡晴担心丈夫安危,便与卓凯一起找寻他的下落。两人竟然发现永权竟因不堪生活挫折而选择自杀。为了羡昕 放弃任务兆良与羡昕两人开始筹备婚礼,浩勤看在眼内大感伤痛。浩勤思前想後,打算放弃卧底身份,以求挽回与羡昕的感情。卓凯得悉浩勤的想法後,便以强硬态度劝谏他,最後终成功令浩勤回心转意,并承诺会尽力掌握到欢喜的犯罪证据,以求尽快完成任务。另一方面,欢喜却一直拒绝让浩勤插手其非法勾当,令浩勤的调查显得一筹莫展。欢喜自从在股票市场获利後,便决定沾手香港的毒品市场,但是香港的毒品拆家却一直表现不合作,令欢喜受到挫折。潜入狗房 偷取毒品欢喜为了取得毒品,便派遣家强潜入毒品拆家的狗房偷取毒品,而小嘉为了搜集证据,故暗中从後跟踪家强,却在半路中途遇到了浩勤。浩勤突然发现小嘉出现,便即转身逃走。小嘉看见家强终於找到狗房的位置,但发现他一直未能顺利潜入狗房,故现身帮助家强。最後两人虽然成功取得毒品,但小嘉却因而受伤。家强帮助小嘉疗伤後便决定偕她一起逃走。小嘉养母 接受家强翌日小嘉独自来到浩勤的公司,并质问浩勤为何会在狗房出现,但是浩勤只是出言敷衍两句,并没有正面回答小嘉的质问。家强与小嘉两人虽然是假冒情侣,但两人之间的关系却愈来愈紧密,小嘉的家人亦开始接受家强,亦没有再介意家强是黑社会人士。养母们甚至让家强登门拜访,明显已将家强当成是家族中的一分子。

  第10集-小嘉险救 命危家强
  卓凯收到线报指毒品拆家正进行交易,兆良因此派警员进行扫荡。兆良在人赃并获下,终成功将一众香港毒贩拘捕带署。殊不知警方的这次行动早已在欢喜的计算之内。最后一直对欢喜表现不合作的毒品拆家,在拘留所突然遭到杀手暗杀,而欢喜则成功独占了香港的毒品市场。家强在此计划中出力甚多,故令欢喜更加重用家强,甚至将毒品生意交给家强帮忙处理。羡昕发现 卓凯窃听羡昕一直在卓凯的调查行动中失去先机,而高层亦不断提出放弃调查卓凯的指示,因而令羡昕深受压力。虽然受压,但亦令羡昕产生出奇怪的想法,结果让她发现了卓凯设置在自己身边的窃听器。另一方面,卓凯方面仍未知道羡昕已经发现窃听器,相约小嘉出来见面以交换情报,幸好卓凯最后亦能发现羡昕的人马正在跟踪自己,才能避免小嘉的卧底身份泄露。成功隐瞒 小嘉身份卓凯为了摆脱羡昕的追踪,便载着小嘉一起驾车逃走,但最终亦被羡昕在停车场成功拦截。当羡昕众人走到卓凯车前时,却发现车上的人已非小嘉,而是卓凯的外甥女美贤。羡昕见自己再次找不到卓凯的犯罪证据后,只好愤然离开。虽然卓凯瞒过羡昕,但回家后却被美贤误会,而身为警察的美贤亦打算向警方告密。卓凯见情况危急,无奈地将调查计划告诉美贤,才成功令她打消告发事件的念头。小嘉浩勤 怀疑卓凯卓凯被廉政公署调查一事终於传到小嘉的耳内,而浩勤收到消息后,亦因此怀疑卓凯与欢喜私通,故两人决定开始暗中调查卓凯是否一个可信的警员。另一方面,家强在工作时发现流浪汉被流氓欺负,即奋勇上前将流氓赶走,似乎家强与流浪汉之间有着一段不为人知的秘密。廉政公署的高层就羡昕再次派人追踪卓凯一事,正式向羡昕作出警告,但是羡昕却不希望就此中止对卓凯的调查,更为此感到烦恼。经小嘉调查后,仍然没有找到卓凯涉及贪污的证据,故决定相信卓凯并没有贪污渎职,浩勤闻言后亦惟有继续依循卓凯的命令行事。小嘉冒险拯救家强家强收到欢喜的命令,要亲自到酒店与外地的毒品拆家进行交易。小嘉闻言后便决定陪同家强一起执行任务,殊不知毒品拆家竟然要求小嘉亲自试食毒品。家强为了保护小嘉,便独自将毒品吸入。虽然最后家强能够完成交易,但却因为吸食过量毒品而命危。小嘉见状只好在酒店留宿,并替家强注射强心针。最终成功帮助家强度过难关,两人亦彻夜同眠共度一夜。

  第11集-通风报讯 遭受袭击
  羡昕被廉政公署高层高展能阻止她针对卓凯的调查,只有将调查目标改为浩勤,并要求羡晴能够提供协助。羡晴按羡昕的要求行动,结果顺利让浩勤深信羡昕出现了财政困难。浩勤因为担心羡昕,主动接近她,并提出可以助她解困。羡晴仍旧在烹饪学校中上课,而卓凯为了让羡晴打起精神,提出教羡晴为正在医院留医的丈夫制作美食,希望藉此改善两人的关系。可惜是羡晴虽付出了一番努力,但永权一点也不领情。丈夫的绝情令羡晴的心灵再次受到伤害,卓凯看在眼内亦甚感不是味儿。卓凯再次 被人跟踪家强自上次为了保护小嘉而吸毒,差点失去性命後,小嘉除了对家强充满感激之情外,也萌生出一份特别的爱意,两人之间的关系也愈见亲密。卓凯突然收到秘密讯息的邀请,便独自来到道行的墓前,想不到在道行墓前等候的,就是道行委派的其中一个卧底。卧底因为调查到道行并非死於自杀,故决定与卓凯合作找出真相。卓凯与卧底见面後,便陪伴羡晴一起外出购物,却察觉到有人跟踪自己。浩勤得悉 欢喜计划卓凯先送羡晴上车,之後使计捉拿一直跟踪自己的人,最後才发现只是外甥美贤在跟踪自己,但美贤亦因此得知卓凯对羡晴抱有特殊感情。浩勤为羡昕预备了巨额支票,希望以此帮助羡昕解决财政困难,最後却遭羡昕拒绝。浩勤无论如何也想助羡昕度过难关,只好改以告知股票编号帮助羡昕。原来以前浩勤也是以这种方法帮助羡昕解决困难,让羡昕回忆起以前与浩勤交往时的快乐时光。浩勤独自到欢喜的工场与家强及小嘉会合,才得知欢喜在工场中制作了大量毒品,并打算进行一场庞大的毒品交易,小嘉及浩勤事後便将此事告知卓凯。羡昕发现 昔日合照羡昕为了取得浩勤的犯罪证据,借故到浩勤的家中作客,并偷偷使用他的电脑以盗取资料。羡昕发现到浩勤家中仍然摆放着载满两人过去回忆的灯饰。羡昕回家後,便开始调查浩勤电脑中的资料,却发现浩勤电脑中仍保存了两人交往时的照片,让羡昕内心大为感动。为查卧底 试探手下欢喜正式开始毒品的交易计划,并且召集了家强、小嘉、木荣及浩勤等人一起行动,众人在欢喜的安排下,抵达一间大型商场,并分别手持大量毒品等待交易。殊不知欢喜竟暗中取消了交易,原来他早已怀疑身边有警方卧底存在,故以此机会对一众手下加以试探。家强利用反监控查到欢喜已经取消交易,知道欢喜在试探他们。浩勤利用木荣的失误,成功找到机会将欢喜的计划告知卓凯,但是小嘉方面却没有如浩勤般顺利,在通风报信时竟被欢喜的手下发现,小嘉更因此遭受袭击。

  第12集-兆良当众 拘捕浩勤
  小嘉暗中向卓凯告密的行动被欢喜手下发现,因而遭受欢喜手下拳打脚踢,幸得家强突然出现阻止。当家强与欢喜的手下纠缠之际,浩勤亦同时赶到现场,并反过来协助浩勤将欢喜的手下制伏。家强与小嘉更联手演戏,以欺骗後来出现的欢喜,目的是让浩勤争取时间躲藏起来,欢喜虽然察觉有异,但最後亦没有发现浩勤,故安排众人开始撤出商场。浩勤成功 博取信任欢喜离开现场後,浩勤打算将欢喜的手下交给卓凯处置,但却一时大意给他逃走了,幸好卓凯亦刚好根据情报赶到现场,并与浩勤一起追捕。浩勤在追捕过程中亦差点被对方杀死,但最终成功将他拘捕带返警署。浩勤逃走後回到酒楼与欢喜等人会合,并假装被警方追捕以博取欢喜信任,刚好兆良真的带同警察到酒楼以藏毒罪将所有人拘捕,幸而欢喜只是想考验手下的忠诚心,故身上的毒品全是假货。卓凯游说 出卖欢喜欢喜众人被兆良带回警署後,卓凯借机会与欢喜对话,而在双方的对话中,卓凯和欢喜也感觉到两人互相也安排了卧底在身边。卓凯与欢喜对话後,便到医院探望欢喜的手下,并游说对方转为污点证人,欢喜的手下本打算拒绝,但当知道自己的妻儿正受到警方保护後,态度却开始软化下来。欢喜仇敌 策划报复原来家强曾是道行属下的卧底,因为一次行动失败令同伴变成痴呆,故一直没有主动回归警队。如今家强终於决定帮助卓凯调查道行的死亡真相。道行旗下各散东西的四名卧底,在卓凯的带领下终於携手合作。另一方面,因为欢喜取消了原定的交易行动,安琳便回到基地与毒品交易的幕後黑手见面。原来这次毒品交易的幕後黑手崇金,与欢喜以前本是夥伴,但在一次毒品交易中,欢喜却为了私吞利益而出卖崇金,亦间接导致他家破人亡,故崇金打算借这次交易将欢喜置诸死地。不知就里的欢喜,独自来到了沐足店与小嘉的养母见面,而小嘉的养母亦开始对欢喜展露出爱慕之情。协助木荣 吐气扬眉木荣突然向家强借钱,小嘉对此感到不妥,便与家强一起跟踪木荣,原来木荣的祖母设了寿宴,木荣因而借钱来孝敬祖母。原来木荣的兄长是位成功人士,而家族中人除了木荣的祖母外,其他亲戚都不将木荣看在眼内。小嘉及家强见状,便出钱包起整个寿宴的支出,以让木荣在一众亲戚面前立威。另一方面,兆良为了羞辱浩勤,特意当众逮捕他。永权谎言 伤透羡晴永权出院後,突然一反常态地对羡晴十分温情,并希望羡晴能够借钱给自己周转,羡晴二话不说便答应了丈夫的请求,并在翌日即卖出物业套现。卓凯感到不妥,安排美贤在永权身上安装偷听器。在众人调查下,终揭发永权在外面有女人。羡晴得悉被丈夫出卖,伤心不已,转身离开丈夫。


  第13集
  羡晴因被丈夫欺骗而失去了居所及积蓄,却反过来怨恨卓凯将事实揭穿。羡昕为了调查经常与浩勤见面,惹起了兆良的妒火。家强将代客泊车的地盘转交木荣打理,以免他涉足欢喜的贩毒生意。欢喜与安琳安排见面,安琳对负责接送的家强产生好感,结果令小嘉妒火中烧。  羡昕得知羡晴无家可归后,便安排羡晴搬到自己的家中暂住。兆良将代表昔日回忆的灯饰丢弃。羡昕亲到垃圾场寻找;浩勤得知后使计将自己的灯饰暗中转送给羡昕,但羡昕不领情。羡昕回家后,却发现永权竟然强闯羡昕的家门,并向羡晴施以暴力;羡昕与永权纠缠之间被击昏倒地。

  第14集
  永权走投无路,竟故意泄漏煤气欲炸死羡晴;卓凯刚好到羡昕家中探望,与浩勤一起救人。永权胁持羡晴上车逃走,卓凯驾车穷追;浩勤与羡昕却被卷入煤气爆炸之中。欢喜的儿子朗星在学校打架,老师与欢喜面谈,原来朗星被同学指他的父亲欢喜是黑社会分子。欢喜光顾小嘉的足浴店,令众养母欢欣若狂,但众人亦因此惊悉大家也对欢喜有好感。羡昕自从爆炸事件之后一直心神彷佛,妒火中烧的兆良便决定对浩勤展开打击行动。家强发现木荣负责的地盘被外人入侵,为了不让木荣感到自卑,家强与小嘉及木荣出手取回地盘。

  第15集
  卓凯集合了众卧底的所有情报后,决定在毒品交易当日拘捕欢喜一党;但在行动进行过程中,兆良却突然带同大队人马出现,更介入指挥行动。欢喜安排了小嘉及家强与安琳一起到郊外交收毒品,而欢喜则与浩勤及众手下迎接买家。当家强等到达目的地后,突然受到伏击;原来一切也是崇金的安排,以求将欢喜的毒品及金钱都抢到手上。当欢喜得知真相后,策动了反击。家强为了掩护小嘉逃走,受到枪伤被胁持带走。小嘉为救家强决定违背卓凯的指示,独自身缠炸药带整批毒品与安琳见面。


  第16集-以苦肉计 取得信任
  欢喜儿子因欢喜的犯罪计划影响,失救而死,想不到欢喜将内心的怨愤,以残酷手段发洩在组织中的背叛者身上。浩勤等人将私刑看在眼内,也不禁联想到自己的身分如被揭破,後果将不堪设想,也觉自身所处的情况愈来愈危险。卓凯与小嘉一众卧底见面,而浩勤终於按捺不住,对卓凯提出自己的不满,指责卓凯未能拘捕欢喜破案,更要求退出卧底工作,但此事却被卓凯所拒绝。浩勤与羡昕见面,提出想与羡昕两人离开香港重新开始的想法,但羡昕早已对浩勤完全失去信心。羡昕不想浩勤继续缠扰自己,更将一个秘密告诉浩勤,令他闻言後彻底崩溃。家强回避 小嘉好感小嘉与家强两人在外面散步,希望能舒缓因任务失败的不快,小嘉主动拥抱家强以鼓励他振作。其实家强对小嘉早有感觉,但当家强想起女买家安琳和昔日同伴因为自己而死的片段,即强忍着自己对小嘉的感情,更一言不发转身离开,小嘉亦因此感到家强在逃避自己。另一方面,浩勤突然失去了踪影,更将欢喜的资金全部亏空,欢喜见状便派家强及其他手下搜捕浩勤,家强心知事态严重,便马上将此事向卓凯报告。协助浩勤 取回信任卓凯收到浩勤亏空资金潜逃的消息後,便独自外出找寻浩勤,卓凯认为浩勤手持大量现金,理应不能轻易逃出香港,便指示美贤追踪浩勤的手机讯号。美贤成功锁定浩勤藏身的酒店位置,当卓凯赶到酒店房间,即撞破浩勤企图自杀,卓凯见状即出手制止。卓凯严词指责浩勤的懦弱和自私,最终成功唤醒浩勤的斗志。浩勤清醒过来後,决定回到欢喜的身边继续其卧底工作。欢喜一见浩勤回来,即以严刑对待,幸好卓凯早料到此事,与浩勤合演一场苦肉计以取回欢喜的信任。羡晴受挫 卓凯旁观浩勤重投工作後,即暗中对兆良的背景进行调查,希望能尽快搜集到有关兆良的犯罪证据,浩勤特意将搜集到的线索向羡昕透露,但羡昕并不相信浩勤的说话,更痛斥浩勤存心抹黑兆良。羡晴得到了卓凯的鼓励,终决定重投社会工作,并回到以前任职的律师事务所。而羡晴重回法庭的第一个任务,就是为一宗虐儿案的受害者作辩护。羡晴在法庭辩论中遇上了挫折,卓凯虽然知悉羡晴正为案件而感到困恼,但为了让羡晴日後能够坚强独立,故没有主动出手帮忙。欢喜感激 小嘉相助欢喜因为早前行动所造成骚动而被警方通缉,故未能公然出席儿子的丧礼,欢喜爱子心切,便决定冒险潜入灵堂见儿子最後一面。小嘉不忍欢喜错失送别爱儿的机会,故决定对卓凯隐瞒此事,并利用一副空棺将欢喜送到殡仪馆,而家强及浩勤则负责分散警方的注意力。当欢喜一见到爱儿遗体,即止不住眼泪,更後悔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小嘉看在眼内,也为欢喜的可怜遭遇感到难过。



  第17集-羡昕发现 兆良秘密
  小嘉因同情欢喜而帮助他避开警方监视,让他在儿子下葬前送别。卓凯在事後才知悉小嘉的决定,随即向小嘉加以斥责。家强见状不忍,不禁代小嘉出头解困,卓凯才没有继续追究。家强陪小嘉出外散步让小嘉平伏心情,家强心中虽然爱慕着小嘉,但同时亦害怕自己会拖累她。随着时间过去,家强对小嘉的感觉却愈来愈强烈,亦开始难以按捺下去。羡昕与兆良的婚事将至,而羡昕却慢慢发现兆良似有秘密隐瞒自己,加上早前浩勤交给自己的证据,令羡昕不禁开始对兆良产生怀疑。兆良接手 道行岗位羡晴在连番努力下,终找到重要证据证明当事人虐儿,成功为受害人讨回公道,想不到卓凯为了支持羡晴,亦有在场旁听。羡晴相约卓凯在烹饪教室见面,原来她希望亲自答谢卓凯对自己的支持,两人的关系开始变得密切。卓凯回到调查部门,即打算对兆良的背景展开调查,而总部竟在此时派遣兆良担任道行留下来的职位。一众探员虽然感到不服,但卓凯却选择服从命令,更接受由兆良所指派的任务和要求。安仪协助 羡昕调查羡昕凭浩勤早前的资料独自调查,调查结果令羡昕再进一步加深对兆良的怀疑。羡昕在回程期间遇上车祸送院,安仪及羡晴即赶到医院探望,幸好羡昕只是受到皮外伤并无大碍。当兆良到医院探望羡昕时,羡昕竟借车祸受伤为由,提出推迟婚期,兆良闻言後无奈同意。安仪将事情看在眼内,察觉到羡昕的心事,於是安抚羡昕并指自己会帮助她。在羡昕出院之後,安仪成功在兆良的账户记录中找到疑点,为羡昕的调查带来重要帮助。兆良刻意 架空卓凯兆良成为卓凯的直属上司後,即派遣卓凯进行一些简单的调查工作,以架空卓凯在调查小组中的权力。美贤见状即对兆良表示不满,但是卓凯却仍然保持冷静,避免与兆良发生冲突。浩勤在经纪行工作的时候,突然遇上一众新界土豪拜访,众土豪更声言与欢喜有生意往来,因为浩勤找不到欢喜的行踪,只得与家强联络。家强为了进一步了解欢喜的计划,便与浩勤带一众土豪到夜总会消遣,以求套出重要情报。羡昕得知 兆良秘密欢喜自从儿子死後,便经常带备香烛祭品拜祭儿子。小嘉应家强的指示到处找寻欢喜的所在地,终与欢喜见面。小嘉看见欢喜一脸落泊,所以没有将一众新界土豪拜访的事告诉欢喜,反而安排他到沐足店与众养母见面。欢喜得到众女的安慰後,心情终稍为舒缓。小嘉赶到夜总会,与一众土豪对酒,从中了解到土豪与欢喜之间的利益关系。羡昕凭安仪查出的疑点深入调查,竟然发现了兆良的秘密,并证实兆良是黑警一事。羡昕得知事实後心中即泛起了一阵寒意,难以相信身边人竟然是一名罪犯。

借款软件

易借

易借速贷

信用借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