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闸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卷闸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曹妃甸港崛起成煤炭中转后起之秀_[新闻new]

发布时间:2021-09-10 16:05:55 阅读: 来源:卷闸门厂家

曹妃甸港崛起成煤炭中转后起之秀

作为重要的煤炭输出港口,秦皇岛港去年全年发运煤炭2.35亿吨,同比减少1600万吨,在沿海港口煤炭下水总量中的占比仍高达39%。但业内人士透露,伴随着市场竞争的日益激烈,以及环保问题带来的压力,未来几年,秦皇岛港煤炭运输能力不会增加,年发运煤炭数量会保持在2亿吨左右水平,市场份额也将有所减少。而新兴港口曹妃甸港伴随着港口的建设、运能的提高以及配套铁路的支持,煤炭运输数量将快速提高,市场份额也将不断扩大。

据相关部门的规划显示,“十二五”末期,秦皇岛港年发运煤炭占比将下降到约23.1%;曹妃甸港份额将大幅上升到约40.3%。届时以曹妃甸港为核心的“北煤南运”新格局将初步形成。

借势勃起

曹妃甸港位于天津港和唐山港京唐港区之间,是渤海湾唯一不需要开挖航道和港池即可建设30万吨级大型泊位的天然港址。2005年6月,国投曹妃甸港口有限公司成立,主要任务是建设运营曹妃甸港专业煤炭码头,满足国家“西煤东调”、“北煤南运”的需求。作为北煤外运系统的配套项目,根据当前曹妃甸港总体布局规划,曹妃甸煤码头近期为配合大秦线扩能的要求,中远期将与煤运第三通道相配套。

从2009年开始,中国煤炭供应格局开始发生变化,内蒙古代替山西成为全国的煤炭开采中心。2009年内蒙古煤炭产量6.37亿吨,去年煤炭产量为10.8亿吨,翻了将近一倍。仅鄂尔多斯地区去年煤炭产量就达6亿吨,约占全国煤炭产量的1/4。随着内蒙古坐上中国煤炭产量第一把交椅,内蒙古(以鄂尔多斯市为最)专用运煤铁路通道建设的必要性也凸显出来,铁路、公路建设滞后带来的负面影响远比其他城市严重。

目前内蒙古煤炭外运通道只有大秦线和神朔黄线两条通港铁路,而铁路仍然沿袭旧有的运力分配格局,也难以对煤炭输出地的变化做出调整。来自蒙西的煤炭,为了挤上大秦线这条煤运通道,不得不采取公路汽运的方式,转道到大同,挤上大秦线。内蒙古去年产煤10.8亿吨,铁路年外运内蒙古煤炭仅5亿吨,远远不能满足要求,铁路运力成为主要“瓶颈”。

为“蒙煤”谋求新的出区达海通道,一直是近年来内蒙古煤炭运输的重中之重。为解决内蒙古煤炭外运铁路通道缺失的问题,酝酿已久的煤运第三通道于2010年开工建设,曹妃甸港未来的崛起正是得益于煤运第三通道。煤运第三通道的起点设在鄂尔多斯的准格尔,终点入海港为曹妃甸港,全长1000余公里,远期年设计运能2亿吨。全部工程将分两期建设:一期为张家口到曹妃甸的张唐铁路,现已开工,其第一标段建设正稳步推进,并计划于2014年底完工;二期为准格尔到张家口铁路。煤运第三通道建成后,新的煤炭运输格局将会形成:内蒙古西部、中部以及陕北煤炭将会大量流向曹妃甸港,由曹妃甸港装船后下水南运。

业内人士特别指出,港口运行水平须以铁路集运能力为前提,铁路运力将是港口货物吞吐量的主要制约因素,但港口的配套设施也是决定其吞吐量的主要因素。

据悉,与煤运第三通道配套的曹妃甸港煤炭码头建设也在如火如荼进行中。之前运行的是曹妃甸港煤一期起步工程,设计运输能力为5000万吨,建设5个煤炭专用泊位,去年全年累计接卸煤炭5522.5万吨,中转煤炭5340万吨,已超过码头设计能力。刚刚投入运营的国投曹妃甸港煤一期续建工程,设计煤炭下水能力1亿吨。另外,正在建设的曹妃甸港煤二期工程,设计能力为5000万吨,为河北港口集团投资建设,目前正在做设备安装、收尾工作,将于近日投产。而后续准备建设的煤码头还有华能、华电、北京铁路局、内蒙古自治区等4个5000万吨级煤码头。到2017年,曹妃甸港将拥有曹妃甸港煤一期起步、曹妃甸港煤一期续建、曹妃甸煤二期、曹妃甸华电、曹妃甸华能、曹妃甸蒙冀、曹妃甸北京铁路局等七项5000万吨工程,合计运输能力3.5亿吨,将超过秦皇岛港,成为中国最大的干散货码头。

上述人士表示,曹妃甸港煤炭运输远期依赖于第三通道,但近期主要依靠迁曹线(河北迁安到曹妃甸)分流大秦铁路的货源。根据铁路部门规划,迁曹线2015年运力安排为1.3亿吨,张唐铁路近期规划通过能力为每年1.2亿吨,远期为2亿吨。“十二五”期间,曹妃甸港煤炭吞吐能力的增加,仍需依托大秦线,装船港口的通过能力会暂时大于铁路通过能力。在煤运第三通道建成后,内蒙古西部、中部以及陕北煤炭将会大量流向曹妃甸港,而山西北部大同、朔州以及周边地区的煤炭仍会主要流向秦皇岛港;神华优质煤炭仍主要由黄骅港中转,一部分也可转至曹妃甸港和秦皇岛港下水。因此,曹妃甸港还会面临秦皇岛港的竞争。

也有新对手

曹妃甸港挑战秦皇岛港的霸主地位,将引起渤海湾煤炭装船港格局的变化。据《2011-2012中国港口发展报告》显示,在煤炭发送方面,未来几年,中国煤炭装船港口将形成几大港口齐头并进的局面。

据悉,辽宁的葫芦岛港、锦州港、营口港等也在争夺“北煤南运”的重要能源,力争成为蒙东褐煤的主要出海口。蒙东煤炭基地主要包括16个矿区,是国家规划的13个基地中最大的一个,煤炭储量丰富。

锦州港与中电投投资的“锦州港专业化煤炭码头工程”和存储设施的合资合作项目已于2010年开工建设。按照双方协议,中电投投资50亿元在锦州港建设4个大型深水泊位,设计年吞吐能力5000万吨,将于2013年底建成使用。与此相配套的后方铁路——锦赤白铁路也将于2013年底全线贯通。届时,内蒙古白音华地区的煤炭将通过锦赤白铁路运输到锦州港,计划通过该铁路每年到达锦州港转运的煤炭可达3500万~5000万吨。

但就地理位置来看,锦州港、天津港都地处北方,易受到持续寒潮低温天气影响,严重影响“北煤南运”,开辟新的运煤通道迫在眉睫。而处于黄海海域的山东日照港因地理环境关系,受低温天气影响不大。为保证国家能源安全,寻找煤炭的出海口,2009年,山东、山西两省在北京签订《能源交通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根据协议,两省将共同努力实施“出海铁路大通道”工程,建设山西中南部吕梁市到山东日照的铁路,该铁路将以中国最大的炼焦煤生产基地河东煤田所在地山西省吕梁市为起点,日照港被选定为晋中南部通道的出海口。

计划于2014年9月全线贯通的山西中南部铁路通道现已开工建设。该铁路全长1200公里,起点为山西兴县瓦塘站,终点为山东日照,铁路部分的投资约700亿元,配套港口投资约300亿元。铁路通道建成后,将跨越山西河东、汾霍、沁水、晋东南煤田,河南鹤壁矿区,山东兖州矿区等中国重要的焦煤生产基地,可极大缓解煤炭能源铁路运输的压力。届时,山西煤炭从日照港入海运往华东和华南,比在渤海湾下海可缩短陆海运距1500公里左右,煤炭运输成本下降,港口中转能力提高。

为配合晋中南部煤炭通道的建设,日照港将分四个阶段建设吞吐能力为2亿吨的配套码头,以及具有1000万吨的焦炭输送能力,全部完工后,日照港煤炭及制品吞吐能力将达到2.55亿吨,成为炼焦煤的主要出海口。日照港相关人士介绍,根据晋煤出海南通道项目建设的规划,日照港将分阶段在石臼港区建设配套码头,石臼港区煤炭装船能力最终将达2.25亿吨/年。根据远期运量需求,日照港还可在岚山港区规划建设大型煤炭集疏运基地,满足煤炭运输发展需求。

随着北方港口和铁路建设的加快,中国“西煤东调”和“北煤南运”的格局将发生重大变化。环渤海地区将形成一个3.5亿吨煤运大港曹妃甸港,一个2.5亿吨煤运港口秦皇岛港,天津港、黄骅港、日照港、锦州港等将紧随其后,中国煤炭装船港口将形成几大港口齐头并进的局面。

微盟数字化

博洛尼家装官网

有赞数字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