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闸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卷闸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不受众人青睐的陶器收藏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6:27:05 阅读: 来源:卷闸门厂家

盖碗

陶罐收藏陶器,冥冥中是一种自然的选择。

陶和瓷,我选择了陶。触发我收藏陶器的缘由,是2013年年初,在北京爱家收藏品市场遇到了一件齐家的陶罐。这件高不过二十厘米的双耳陶罐,带有明显的修补痕迹,但依然充满从远古袭来的强大气场。用手抚摸陶罐上粗糙的沙粒,犹如坚硬的戈壁石,它们是那么相像,气息相通。

陶源于土,土源于石,陶石同源。陶是人做,石是天造,人做似天造,天造似人做,皆为神品。这是我开始接触陶器时的感慨。我曾经一度像着了魔,每次去古玩城,都会挨家寻找陶罐。也许是陶罐的埋藏量太多,价格低廉,无利可图,古玩商不屑经营。据说,远古时,随葬的陶罐是以数量多少显示墓葬主人的身份贵贱,有的大墓,埋藏了上千件陶罐。盗墓的人见到陶罐,嫌碍事,往往顺手摔碎;村民在干农活时,偶尔刨出陶罐,也会觉得丧气,用力敲碎。

与国人相比较,日本人却迷恋古陶温馨、柔和的情调。我特别喜欢日本粗陶的茶器,尤其是桃山时代以前的作品,类似树干、岩石、铁器般的肌理,比瓷器更质朴、自然,显示出天人合一的意趣。古朴、充满自然情趣的日本粗陶茶器,给人带来悠然闲适的美感。

我在收藏古陶初期就喜爱与水相关的陶器,而陶器收藏与日常生活发生直接联系,是从紫砂壶开始的。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了“北京老壶”宋双才先生。宋先生收藏有六百余把老紫砂壶,对紫砂壶研究颇深,有独到的见解。他提出的紫砂壶“五美”说,激发了我收藏紫砂壶的兴趣。

宋双才先生的“五美”说,包括和之美、融之美、用之美、奇之美和隐之美。他认为,紫砂壶适合于各种茶,能冲泡出最好的效果。无论是高贵的普洱、龙井,还是茉莉花茶,置于紫砂壶中,都可氤氲出最醇正的香气,流淌出最本真的色泽;紫砂壶融方圆刚柔,不仅造型上有方圆之分,壶身、壶把、壶嘴有不同的组合,壶上的线条更是有曲有直、刚柔相济。气质刚强似猛士,曲水流长处也自有侠骨柔肠;紫砂壶的美存在于使用当中,将沸水注入壶中,观壶色莹润如玉,闻茶香袅袅而来。拿来摩挲把玩,心中顿生愉悦亲近之感。紫砂材质特殊,这是一奇。它具有双重气孔结构,泡茶隔夜不馊。紫砂壶表现力强,又是一奇。每一把都有不同,变化多端,幻化无穷;虽然仅是一抔泥土,却能化高贵于其中。紫砂壶表面无釉色,不以浮华悦人而藏温润光泽于泥内,只有在不断使用当中才会越来越美。这种含蓄、深沉的姿态也是一种人生的启迪。

受宋先生的影响,我在收藏紫砂壶的起步阶段,就严格区分作品壶和商品壶。平时用的壶,选几百元一把的普品。有心收藏的壶,就格外挑剔,重质量不求数量。为了提高眼力,先后去了几趟宜兴,拜访了汪寅仙、何道洪、王小龙等紫砂壶大师,受益匪浅。虽然阅壶无数,其中不乏天价壶,但收入囊中的却寥寥无几,一则是名家壶的市场价格已远远高出实际价值。再者,现在的制壶人普遍走入一个误区,把工艺的精细复杂做到极致,以求好的卖相。殊不知,壶不拙不成器,那些散发着浓重“机器味”的所谓手工壶,让人兴味索然。于是,我把收藏的目光投向老壶,收藏了一些清代和民国时期的紫砂壶。前不久,买到一把清早期的紫砂壶,虽然其貌不扬,却古拙大气,壶身上留有明显的手工拍打的痕迹,抚摸品赏,浮想联翩。现代工艺师的壶我也收藏了几把,完全凭个人喜好,看着顺眼,没考虑保值升值。虽然看的多买的少,但对紫砂壶还是兴趣浓厚,无论走到哪儿,只要见到紫砂壶的商店,就凑过去和卖家攀谈,增长见识。

有了泡茶的紫砂壶,茶杯也不能凑合,下一个重点是找杯子,但执意要陶制的。马连道茶城去了几次,结果很失望,个性化的茶杯几乎见不到,偶尔碰到稍有新意的茶杯,还是瓷制的,且价格贵得离谱。其它的茶城也去了几家,均大失所望,卖陶制的茶杯倒是有几家,但工艺简单,做工粗糙,只得陶艺的皮毛,毫无艺术美感可言。

柳暗花明,去年我来到景德镇。当地的朋友介绍陶瓷学院附近有个陶瓷夜市,都是陶瓷学院师生创作的个性化作品,种类齐全。我半信半疑,晚上摸黑找到了那条街道。只见几十家店铺灯火辉煌,陈设的瓷器与众多商场的货物完全不同,带有明显的艺术气息,即使不买,逛逛也很惬意。在一家小店里,我惊喜地发现柴窑烧制的茶杯,朴拙的器型,古旧的颜色,拿在手里爱不释手。寻价,每只三四百元。等交了钱才发现,这些茶杯不是陶的,是瓷器,只是做出陶器粗犷的模样。我安慰自己,貌似陶器已经很不错了,毕竟很有古陶的味道。

真正令我欢喜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在一位画家的推荐下,我走访了位于景德镇郊外的三宝陶艺村。庄园的主人李见深先生是国际知名的陶瓷艺术家,他主张陶瓷是“用的艺术”,艺术要与环境和谐。他的工作室建在山坡上,小桥流水,泥瓦木屋,用老陶罐垒起的千年墙上闪耀着午后温暖的阳光。和李见深老师依窗而坐,茶几上堆满了各式陶制的茶具,杯子、盖碗、水盂,尤其是那些茶杯,肥厚的釉面色彩缤纷,握在手里温润轻柔,啜一口茶汤,山野的清香在口中弥漫,令人陶醉。一边和李老师聊天,一边把玩茶杯,恍惚间,手里的茶杯变成了五光十色的戈壁玛瑙石。我闻到了熟悉的味道,一种来自原野的泥土气息。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苦苦寻找陶器。回到北京,我的身边增添了十几只可爱的陶杯,天天喝茶时品赏把玩。见杯如见君,散淡、幽默、智慧的李见深先生,仿佛就坐在我的对面,用他做的粗陶碗大口喝着从山上采来的野生茶,他这种慢活的生活态度深深感染了我。热爱自然的艺术,用艺术美化生活,这是我通过陶杯与李先生之间的默契。

我近期的收藏由古陶、紫砂壶到陶制茶杯,经历了三个阶段,涉及的门类看似各不相干,其实,缘是一样的,为了求得内心的安详平静。记得我在15年前收藏内蒙古戈壁石时,许多人不理解,因为那时的广西大化石、彩陶石是收藏主流,买了就挣钱。如今,我收藏陶器和十几年前的感觉一样,瓷器是主流,陶器遭冷落。恰恰是不受众人青睐的戈壁石、陶器,在我眼里是至乐之物,它们以简洁、纯粹、自然营造了一种淡泊宁静的“语境”,成为我心灵的栖息地。

换热器清洗

家用空气净化器

创意家居礼品批发

广电信号分配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