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闸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卷闸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与桓温有断臂情结的谋士郗超介于君子与小人之间的第三类人

发布时间:2020-12-25 05:43:47 阅读: 来源:卷闸门厂家

与桓温有“断臂情结”的谋士:郗超 介于君子与小人之间的“第三类人”

桓温手下的谋士算得上人才如云,但大多是上下级关系,“谋反”这样交心的话是说不出口的。真正懂他、理解他,陪他走过一路风雨的,有一个人,他叫郗超。

我们小时候看电影、看电视,都要先问:他是好人还是坏人?

如果遇到郗超,就实在没有办法回答了。他是介于君子与小人之间的“第三类人”,时而高尚,时而卑劣。“变脸”之快,让人难以捉摸、又爱又恨。

他和父亲的性格完全相反

郗超字嘉宾,祖父是东晋名臣郗鉴,父亲是郗愔(郗鉴长子)。

一般说来,龙生龙、凤生凤,即使小孩有点叛逆,也会隐隐看到父亲的影子。而郗超和父亲完完全全是一对“反义词”,如同正负极,是父子中的奇葩。

郗愔规规矩矩,是个老实巴交的人;郗超蔑视传统、目空一切。一生不走寻常路,喜欢在钢丝上跳舞。

郗愔糊涂昏庸、胆小怯弱;郗超胆大心细,眼光独到,出手又狠又准。他少年时就出类拔萃,与王坦之齐名,当时人称:“盛德绝伦郗嘉宾,江东独步王文度(文度是王坦之的字)”。

他才华横溢、口若悬河,一说话别人就自叹不如。

郗愔一生忠于王室,从来没有背叛的念头;郗超和桓温结成了死党,一心就想着怎么篡权,替代司马氏。

郗愔喜欢钱,整天想着贪污,当官的目的只为捞更多的油水。郗超视金钱如粪土,总是想着成就惊天伟业。

郗愔曾经大肆搜刮,家里有存款数千万。郗超非常鄙视,就设计戏耍了老爸。

一次,他和郗愔闲聊,说着说着把话题引到了钱财上。郗愔感到很奇怪:儿子今天大变样啊。转念一想,这其中肯定有问题,就问:你是不是有困难,想问我借钱用?

郗超不说话,只是笑笑。

郗愔觉得儿子终于像自己了,非常开心,决定大放血一次。他把钱库都打开,说:一天之内,这里的钱随你怎么用。

郗愔想:他顶多用掉几百万吧。

第二天他跑过去看,发现所有的钱库都已经空空如也。他很奇怪,问:这里有几千万呢,你用到哪儿去了?

郗超说:全部分给了亲戚朋友。

郗愔惊呆了,知道儿子是个非同一般的人。

两个人有“断臂”嫌疑

桓温名义上是全国军队总司令,但有两个地方不听他指挥。

第一是豫州,本来是谢家地盘,谢万被废后,被桓温抢了过来,让弟弟桓云去主管,但桓云不久死了。朝廷任命袁真继任豫州刺史,袁真属于中立派,桓温没有太大的敌对情绪。

第二是徐、兖两州,郗昙(郗愔的弟弟)死了之后,是范汪,因为“装逼”被桓温上表废了,后来由庾冰的儿子庾希继任,桓温又找借口逼迫朝廷将他免职。转来转去到了郗愔手中。郗愔是个正儿八经的庸才,为什么会选他呢?

从司马昱角度讲,郗愔忠于朝廷,建康早已“三九严寒”,像他依然“一片丹心向阳开”的确实不多了,是患难见真情;从桓温角度讲,他软弱无能,和白痴差不多,不用担心;更重要的是,他的儿子郗超是自己的参军。

郗愔虽然升为省级干部,但不会打仗,声望也低,大家都看不起他。王徽之到郗家祝贺,说:应变将略,非其所长。

然后,反反复复念叨这句话。

郗仓(郗超兄弟)听了很不爽,对郗超说:父亲今天刚刚升官,他说话就很没有礼貌,真是让人忍无可忍。

郗超说:这是《三国志》里面陈寿评价诸葛亮的话,别人把你的父亲和武侯相比,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桓温的眼光极高,视很多名士如同垃圾。但和郗超一交谈,相见恨晚,常常说郗超深不可测。郗超也觉得遇到知己,高山流水,从此和桓温深交。

由于处得太好了,经常彻夜长谈,晚上常常睡在一起,共一个被子。上上下下的人都知道,桓温也不避讳,因此无数的人怀疑两人有“断臂情结”。

兰州市恶心与呕吐医院

广州市原发性免疫缺陷病医院

昆明市原发限制型心肌病医院

相关阅读